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科技 > 通信
投稿

通信運營的2018:這只“扁擔”還好嗎?

2019-01-03 08:58:12 來源:安徽網庫 作者: 責任編輯: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

 2018年,是通信行業不平靜的一年。這一年流量漫游費全面取消,提速降費深入推進,移動轉售正式商用,5G獨立組網標準確定、中低試驗頻段落定,5G預商用箭在弦上,中國鐵塔上市、大唐重組;這一年,通信行業黑天鵝事件頻出,中興遭美禁令89天,引發舉國自主創新思考。

在通信行業的多事之秋,運營商慣性奔跑的同時,已現疲態:人口紅利終結,傳統電信業務進入緩慢增長期, 4G建設高峰已過,流量紅利并未帶來強勁的利潤增長,數字化轉型的初始階段,經濟效益顯現尚需時日。運營商肩上增量與增收這只“扁擔”愈發不平衡,在高質量通信之路上苦苦求索,謀求轉型。

5G發令槍已響,運營商也做了相關部署,但網絡投資的巨大開支、商業模式的明晰等仍面臨諸多挑戰。不同于技術驅動,5G業務驅動的模式將帶來商業模式的變革,對于運營商是否帶來新的機會,終結增量不增收困局,業界也十分期待。

2019-01-02_094646.png

低價值陷阱

2018年,三大運營商都圍繞高質量通信發展布局。所謂高質量通信,是指網絡設施更智能、業務生態更豐富、資源配置更科學、運營管理更高效、用戶質態更好、收入質量更高、客戶體驗更優。

實際上,無論是收入質量、運營效率還是業務生態,三大運營商距離高質量通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8年,市場競爭格局依舊是中移動一家獨大,在寬帶市場中移動也坐上頭把交椅,在其日賺三億的光鮮數字背后,是增速放緩的現實:網傳中國移動各省份公司及專業子公司利潤報表數據,2018年前10月有25家省公司利潤同比出現下滑。

帶頭大哥如此,整個行業也面臨同樣境地:前三季度電信業務收入同比增長3.0%,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4.2個百分點,電信業務總量同比增長139.8%,量收剪刀差加劇。

人口紅利終結,與之相隨的是與消費者相關的終端連接,不能為運營商帶來收入增長。“韓國就是這樣的典型,進入4G時代,就遭遇人口紅利用盡加上同質化競爭雙重打擊。即使終端連接數一直在增長,運營商的收入卻得不到顯著提升。”分析人士指出。

流量暴增,但行業價值下降已經是常態。在三家運營商收入結構中,語音收入下滑,流量收入增長是共性。數據顯示,三大運營商的DOU增長在一倍以上,但用戶ARPU值并沒有相應增長。2018年上半年三大運營商ARPU值同比下降10%。

業內人士分析稱,移動通信服務中數據流量收入增長,主要來自運營商內老用戶從2G、3G向4G轉換或者競爭對手轉網帶來的部分新增用戶。一個手機套餐用戶從一家運營商轉移到另外一家運營商必然帶來ARPU值的降低,不限量+共享帶來DOU值200%以上的快速增長,也帶來了用戶的轉移,但流量業務增量難增收。

此前曾憑借大王卡帶來用戶增長的聯通,在今年二季度也顯現了疲態。運營商在營銷過程中把有限的資源用于遷轉存量老用戶,異網增量用戶獲取能力不足,導致大量寶貴的營銷資源被低效使用。2G、3G、4G“四世同堂”的局面消耗著運營商的OPEX,使得運營商面向創新投資的包袱加重。

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近期在公開場合表示了因5G投資帶來的擔憂。王曉初表示:“5G馬上要來了,本來應該是企業根據市場需求逐步建網,我們很擔心,現在的經濟狀況下,到時又規定你必須很快投資1000億,企業無法抗拒。”

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務副主任韋樂平接受采訪時表示,5G投資周期可能超過8年,投資規模將高達1.2萬億元。

2019-01-02_094902.png

網絡建設腳步放緩

與2017年“大干快上”不同的是,2018年運營商網絡基礎設施建設的腳步明顯放緩。

據財報,從資本開支層面上看,三大運營商2018年開支總額約2911億元,較2017年下降約5.6%。其中,中國電信開支削減幅度最大,為15.5%,而中國聯通引入混改資金之后加大了資本投資力度,2018年全年支出約500億元,同比上漲18.8%。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聯通逆市上揚的原因在于2017年資本開支較少,幾乎是2016年的六成,顯然2018年中國聯通要把“失去”的補回,而形成的“報復性”增長。但是這并沒有改變運營商2018年資本開支整體下滑的實質。

從三大運營商網絡建設支出明細來看,4G投資減少的較為明顯。據估算,三大運營商2018年用于4G網絡建設的資金約1000億元,較2017年減少約15%。這從三大運營商4G基站建設數量上就可見一斑。據了解,三大運營商2018年新增4G基站總數約60萬個,較2017年減少約15萬個。

與4G建設相比,三大運營商在寬帶接入和傳輸網方面投資減少幅度更大。據估算,三大運營商2018年寬帶接入投資總額約1000億元,較2017年減少約14%。而三大運營商2018年光纖光纜集采招標規模較2017年明顯減少,正好印證了上述的觀點。

據統計,2018年三大運營商光纖光纜集采總量約2.8億芯公里,較2017年集采減少了1億芯公里,下滑幅度達26%。

2018年,三大運營商放緩了網絡基礎設施建設的步伐,為2019年5G建設積攢力量。

目前,三大運營商都公布了5G投資建設計劃。其中,中國電信在業界首次提出了“三朵云”的5G網絡架構,由接入云、控制云和轉發云共同組成。接入云實現業務的接入和流量吸收,控制云實現網絡功能集中控制和能力開放,轉發云則實現流量高速轉發、流量直達。未來的5G網絡是全面云化、應用融合的智能新網絡,基于NFV/SDN架構,支持網絡切片、邊緣計算等新特性。中國電信將成立5G創新中心,全力做好5G研究創新;打造5G示范工程,開展17個城市規模試驗;按照總體規劃,加快各項準備,力爭到2020年實現5G規模商用。

中國移動將加快建設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在繼續完善4G網絡、構建百兆能力千兆引領的家庭寬帶、提升NB-IoT覆蓋水平的同時,以“2019年5G預商用、2020年規模商用”為目標,積極實施5G網絡領航者計劃,全面啟動5G規模試驗網建設,按照行業主管部門批復要求,積極推進2.6GHz和4.9GHz的5G網絡試驗,加速5G網絡端到端成熟和規模應用。同時,加強數據中心、云計算中心、內容分發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增強國際通信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能力,構建國際一流的數字化信息通信基礎設施。

中國聯通以CUBE-Net 2.0為目標架構,向云化、泛在化、開放化、智能化的未來智能網絡演進。同時,同步推進5G邊緣云,并15個省市建設試點,在天津寶坻大學城、杭州西溪園區、深圳南山科技園、湖北潛江小龍蝦基地等地搭建MEC邊緣云測試床。在2019年底前進行試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

2019年,預計三大運營商將會進一步減少對4G、寬帶接入網的投資,但是會相應地加大5G、物聯網、傳輸網的投資,因此總體投資規模會與2018年持平,而隨著5G正式商用到來,三大運營商將于2020年起再次掀起網絡基礎設施建設的高潮。

與互聯網合作悖論:流量經營創新還是加速管道化

2018年運營商加快了流量經營創新探索,從無限流量到階梯套餐。繼2017年聯通大規模開拓互聯網定向流量卡后,在2018年,互聯網定向流量卡似乎已成為運營商開拓客戶、發力第二卡槽競爭的新常態。2018年4月聯通“大王卡”用戶已經過億。占有了聯通三分之一的用戶。

借助互聯網思維的定向流量卡,無疑為通信市場處于弱勢地位的中國聯通帶來逆襲的生機。

而針對騰訊大王卡,電信和移動也做出了相應的應對套餐。電信集團大王卡,基本資費與騰訊大王卡相似,而不同的是定向流量涵蓋阿里大文娛系、百度系等更加寬廣。移動大王卡,則缺少免流APP,但包括30GB視頻流量,除了大王卡,電信是運營商中聯通之外互聯網定向流量卡種類非常多的一家,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陸續推出了十余種定向流量卡。

與互聯網合作的定向流量卡一定程度上緩解運營商收入增長壓力,拓寬了獲取新用戶渠道,但長期看定向流量卡進一步加劇運營商管道化。

今年移動發力咪咕系應用,咪咕視頻取得了央視俄羅斯世界杯的新媒體版權,世界杯期間拿下了43億人次播放量,市場占有率大幅提升;聯通的“沃支付”“沃閱讀”等應用和電信的“翼支付”“易信”等系列應用也持續發力,但總體上,運營商基于內容和應用的流量增值市場與互聯網企業相比并沒有太大的優勢。這也是運營商要和互聯網企業合作的主要因素之一。

除了定向流量卡爭奪第二卡槽,運營商的“不限量”套餐也成為2018爭奪客戶的殺手锏。但不限量也給運營商和用戶矛盾帶來新的導火索。20G限速使用的限制性條款被淡化的宣傳下,用戶終于發現了被誤導的消費。在今年10月,工信部明令叫停“不限量”一詞在運營商套餐中的使用。上線一年多的“不限量”套餐名頭終于全盤撤下,被運營商以“暢享套餐”取代。

在2018年11月中國移動上海公司首次推出了階梯套餐,此前虛擬運營商就使用過階梯套餐吸引用戶,在基礎運營商中尚屬首次。但在互聯網套餐卡、大流量套餐卡風行的當下,階梯套餐似乎姍姍來遲,并不占優。

階梯套餐最早在2006年就有專家提出過,而當時由于行業增收與增量已不成比例,倒階梯計價未被運營商采納。而今的倒階梯資費的施行似乎已錯過最佳時期。

在流量為王的當下,互聯網套餐卡、大流量套餐、倒階梯套餐、定向流量營銷等等紛繁復雜,運營商為爭奪用戶大費腦筋,但如此繁多的流量選擇,大大增加了用戶選擇的成本。減少套餐種類、化繁為簡,才可以進一步提高用戶應用體驗。這就需要運營商在流量經營上精耕細作,加強外部整合能力,減少同質化。

5G商業模式思考

從語音到流量,運營商的商業模式圍繞用戶規模做文章,在與互聯網公司的競合中處于被動地位。

在目前的產業價值鏈中,互聯網企業營收利潤占比超越運營商。有業內人士表示,應該重新思考商業價值鏈的分配,過度擠壓電信運營商的規模和收入水平,會導致上游產業一系列問題,設備供應商因電信運營商的投資減少從而減少研發投入和設備產出,同樣也會影響基礎元器件廠商的研發和產出。“互聯網企業的營收產業免費邏輯的底氣來自OTT。互聯網公司在運營商基礎設施上跑應用。讓運營商自己向客戶收流量費,從而將經營成本的一大部分轉嫁到電信運營商身上,并使運營商迅速管道化。”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呂廷杰在2018年中國通信產業大會上表示。

運營商與互聯網公司合作對后向收費模式進行了探索,但低價值管道困局仍然未破。

不同于以往的技術驅動, 5G以應用為本,這對運營商商業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從內容到應用,更加聚焦消費場景;從產品到服務,更加注重整體解決方案的提供。而系列增強型移動寬帶應用、超高清視頻等通用創新應用,以及智慧城市等垂直行業應用,也將成為運營商發力重點。正如呂廷杰建議:5G時代應用場景增多,運營商一定要看準社會痛點搭建平臺。

5G的號角已經吹響,作為國家的關鍵性、戰略性的基礎產業,通信業的創新、健康發展具有導向作用。在萬物互聯時代的消費升級、雙創升級、產業升級,將推動5G應用發展邁向新高度。如果運營商仍停留在低價值的泥潭中,發展高質量的通信將無從談起,低價值的管道也將難以支撐起5G時代的基礎設施建設,更難以實現對“扁擔”兩端的設備商、互聯網的價值傳導。

期待2019通信業更好!

文章來源:安徽網庫 責任編輯: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安徽網庫”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安徽網庫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新聞熱線 技術服務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安徽網庫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 皖ICP備11012850號
彩客网百家欧赔